威尼斯赌场

首頁 >資訊中心>行業資訊

數字政府升級和重塑的四個路徑

摘要:數字政府的升級和重塑是不斷優化改革“數字中國”體系、不斷推進社會經濟高質量發展、不斷創造營商環境新優勢的關鍵抓手和重要引擎。解決數字政府的升級與重塑問題,應從管理機構與數字服務、數字經濟與產業體系、互惠利益與人才建設、法律與制度保障體系四個層面著手,為“數字基礎+數字服務+數字經濟+數字治理”四位一體發展夯實基礎。

數字政府一般指的是建立在互聯網上、以數據為主體的虛擬政府,是一種新型的政府運行模式,其實現了“業務數據化、數據業務化”以及“數據決策、數據服務、數據創新”的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基礎的政府政務架構建設。數字政府不僅僅是“互聯網+政務”深度發展的必然結果,還是現階段大數據發展背景下政府轉型升級的自覺之路。針對現階段我國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管理機構與數字服務、數字經濟與產業體系、互惠利益與人才建設、法律與制度保障體系四個層面遇到的問題,提出以下實現數字政府升級與重塑的路徑。

統一部署,智能決策,完善管理機構與數字服務

首先,要建成規格較高的數字政府建設決策委員會(以下簡稱“委員會”),落實具體的工作部署。委員會委員由各地市政副主任、主任、各區區長與副主任擔任,代表整個市政府對數字政府進行管理,并統籌調配信息化資源。委員會辦公室是辦事機構,需要認真貫徹并執行各種決議,對全市政務數據、發展規劃與標準規模進行統籌管理,以此共享并應用各種大數據。

其次,創設技術支撐,構建“數字政府”的服務平臺。各地可以借鑒和整合南京、浙江、貴州的工作經驗,打造“數字政府”的服務平臺,在統籌數據、頂層設計當中,對面向市區兩級、各個部門與服務終端的門戶網站進行統一梳理,從而打造出具有城市特色并且面向公眾的品牌產品。

再次,充分運用當地科研部門與高校專家資源,打造數字政府的研究院和專家委員會,為建設數字政府提供良好的參考依據,并且貫徹到政產學研當中,拓展政策與技術研究范圍,這樣才能為創新數字政府提供依據。

最后,不斷擴大政府部門在線服務的覆蓋范圍,其中涉及審批、監管、服務等多個方面,力求做到審批更簡單、監管更強勁、服務最優化,盡可能實現門、網、線、端、點等平臺相互連通融合,促進“全網通辦、一次辦成”目標的實現。

精細管理,數據互通,發展數字經濟與產業體系

對數據實施分層分級建設,打造資產治理框架。根據市政府分級標準與信息資源指南要求,各部門必須整合已有的資源做好數據與結構處理,編輯本政府的數據資源目錄。3同時,市區兩級的數據管理部門及時做好部門審核以及目錄匯總工作,然后再對數據資源進行歸納和脫敏處理,以此保障數據質量與審計過程。

以大數據為基礎形成服務產業公司,建立政府數據的社會化橋梁。由市國資委帶頭成立國有控股的數據產業公司,再由大數據管理部門對它們做好業務管理和指導,以激發大數據服務公司的社會橋梁、平臺與中介功能,對全市政府部門的大數據資源進行市場化運作和資源開發,促進市政府產業與資源融合。同時,建設大數據產業園區,優化市場機制。讓國有大數據產業化單位參與其中,在多方建設的情況下,讓大數據產業園區有更好的發展。

鼓勵社會數據和政府數據結合在一起,激發政府數據的應用價值。通過加快建構市場化的應用體系,打造良好的大數據市場空間,讓社會資本更好地投入到公共服務與建設當中,在特定經營和允許的范圍內,由試點園區釋放資源,然后再利用大數據技術,讓政府數據發揮更好的應用價值。此外,充分運用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新技術,建立數字技術產業體系,與此同時加強政企合作,促進企業共參共治共建共享。

共享跨域,數據流動,引進大量數據管理人才

一是數據資源共享,政府是共享資源的提供方,必須扮演好對應的角色。面對部門利益和權力本位的影響,必須打破傳統的工作習性與思維模式,從根本上鏟除制約數據共享的老觀念與舊思想。

二是平臺服務對象與共享主體的多樣性,共同決定了資源共享的復雜性。若沒有統一的標準去規范,共享數據資源將面臨更多困難,所以共享平臺必須找準目標,借助已有的共享資源和平臺,達到互相協調的目的,利用統一的標準,打造共享目錄,提高數據適應能力。

三是大數據中的“4V”特性關系著數據資源的挖掘價值。數據資源必須擁有挖掘價值,因此,要及時捕捉動態數據與相關資源。數據資源的穩定性明顯不足,數字政府的資源價值不同,其價值更多地體現在精準性與流動性上,其目的是應用到個性化服務中,所以共享數據資源必須打破信息、技術與數據壁壘,加速數據流動與運轉,這樣才能在既定時間內發揮最大價值。

四是使用清單化的管理方式,把數字政府及時反饋到指揮中心當中。要通過加工大數據等形式做好宏觀調控,利用責任、權力、負面、財務、紅黑清單等形式管理,對行政客體與主體進行控制,以此減少行政失控帶來的不利影響。在此期間,清單化管理在相互監管的同時達到自我管理的要求。

五是創新教育理念,協調解決利益問題。在創設數字政府時,必須增強再教育的建設理念,對于利益難協調的問題,在理念再教育過程中,樹立良好的服務意識,讓目標投向更長遠的方向。由于當下的數字政府建設速度趨緩,內部缺少綜合人才,很難從外部引進大量的大數據服務和管理人才,所以要主動放下局部利益,從整體利益出發進行規劃。

健全立法, 優化制度, 建立可管可控的保障體系

做好數字政府立法, 頒布對應的標準體系與管理辦法, 讓數字政府有節、有制地進行。推進大數據服務標準與管理體系建設,對地方立法進行研究,以此規范產業和大數據管理。政府數據是各級政府的核心資源,它需要相應的經濟投入,并且數據資產一直由決策委員會管理,通過市大數據管理部門對其進行增值運營,在決策委員會監管和批準下深化資產運作,從而保障數字政府的各項工作正常運轉。

優化行政與法律制度,從法律層面對數字政府的建設進程進行規范,將數字政府的相關制度、程序流程控制在既定區間,從而避免在制度建設當中發生越軌的問題。同時,不斷優化政府監管。為減少執行期間的理解偏差,可以借助大數據的形式,對數據發展趨勢以及行政行為進行綜合分析,以達到全程監控數字政府的目的。

建立完善的監管、通報、響應和處置機制。從監管工作開始,到發現問題通報,再到及時響應和處置都應做到有規劃、有秩序,對數字政府實際管理過程中可能或已經出現的問題及時規避與處理,從而達到最佳的數字政府運行狀態。

制定客觀有效的評估與考核機制,這也是當下數字政府重塑制度的重難點。為了健全數字政府的考評制度,必須從各個部門、層級、公務員的績效考評著手,結合各部門、各層級公務員在數字政府中的貢獻程度、目標完成情況和激勵、酬勞、獎懲機制整合到一起,讓數字政府的工作職能真正發揮價值,對不作為的情況給予恰當的提醒。需要注意的是,在此期間,需要避免積極行為和懲罰機制耦合的狀況。對數字政府進行評估時,需要更新績效考評方式,結合評估工具對主體進行優先評估,對成效進行精確評估。

(作者:吉首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曹亮亮

文章轉自:《人民論壇》2019年第23期

分享到: